chyx

没救团担死拔苏

arashi#告白#

大野智 你走在街上,迎面过来了一个非洲小老头一样的凸着下巴的人,凭借多年舔屏的经验,你一眼认出他就是你担,大野智。正在你犹豫要不要拍照发推特的时候,他抬起头来,看到了你。一瞬间,他的眼睛好像发光了一样,他收起下巴,向你走来:“小姐,你愿意做我的模特吗?” 不知怎么的,你成了他免费的专属模特,几乎每周他都要喊你出来画上几幅,有时候也请你喝杯咖啡,送你回家。 三个月过去了,他的画集出版了,你兴高采烈的买了一本,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你的影子。 正在你沮丧的时候,房东给你捎来了一份快递,里面赫然是他的画集,你疑惑的打开,却发现里面的内容和正式出版的那本不一样,这本里边,都是你,只有你,每幅画上,都有他认真写上的一句话“——致我珍爱的你。”






樱井翔 樱井翔要来母校庆应发表演讲! 听到这个消息,你感叹道几年为了考庆应的辛苦没白费,主动报名要当演讲大会的工作人员。谁知樱井翔只是来演讲那么两个小时就回去了,别说擦汗递水顺便偷偷摸两把了,累死累活布置了好几天,你却在拥挤的人群中连他的正脸都没看见。 接下来是校长发表演讲,你没有听完就沮丧的跑到了会场外,找了棵樱花树靠着,你喜欢樱花,因为樱花,是他的名字。 突然,你听见一个悦耳而熟悉的声音在打电话,回身望去,是他,你可望不可即的樱井翔。 “啊啊抱歉!只是找一个人,找到了马上就会回去!不会耽误行程的!” 是在跟经纪人打电话吗? 啪嗒,他挂了电话,你趁机蹭上去“那个,樱井先生,是在找人吗?我可以帮你吗?” 他转过头,看到你,紧缩的眉头一下舒展开来。 “是呀,我在找一个大会的工作人员,很用心的,会为了不让学生们滑倒而跪在地上擦水的人。我貌似对她一见钟情了。” 你心里酸溜溜的,却还是让他提供更具体的信息,无论如何,伤害到自己也好,想要帮助他。 “嗯……具体的啊,啊对了,她现在在我面前,头上粘了一朵樱花。”说着,他把你头上的樱花摘了下来,感叹:“很漂亮呢……” 你仍未搞懂他的意思,只是顺着他的话说“啊啊,是啊,我来日本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喜欢樱花啊,一到春天就开得……” 话没说完,就被他鬼畜的笑声打断,你不解的等他笑完,他抬起头,紧盯着你:“很漂亮,你,很漂亮。从看到你擦地板的那时候起,我就那么觉得了。” 他看着你。大眼睛里堆满了狡黠的笑意。






相叶雅纪 你在这个炸鸡店打工已经有两个月了,但你从没想过,有一天能在这里遇见相叶雅纪。 他第一次光顾的时候,还只是遮遮掩掩的买一份炸鸡回去,慢慢的熟悉了以后,他干脆不做掩饰的在店里晃来晃去。有时候一下午只点一份炸鸡,却蹭五个小时的网。后来,老板娘养的那条金毛都认识他了,它经常趴在他腿上看他玩手机。 这家店不大,本来位置就偏僻,加上店里还有一只硕大无朋的金毛,客人不多,相叶雅纪想怎么赖在这里都可以。 但是最近他开始变本加厉,不断的叫外卖,而且指名要你来送,没几次你就完全记住了他家的地址,他也时不时邀你进屋,你们两个算是成了朋友。 有一次他在店里,旁敲侧击的骗来了你的手机号,从此,与其说是骚扰电话倒不如说是行程汇报的电话一天五通,让你既不解又高兴。 是的,高兴,因为你发现,在喜欢上电视机里的他以后,你又不知好歹的喜欢上了现实生活中的他,很喜欢很喜欢。 但是,他可是那个相叶雅纪。 你压抑了自己的想法,继续与这个从没见面时你就开始喜欢的男人做朋友。 有一天下班,你背对着门锁上放钱的柜子,突然感到耳后一热。你以为是金毛,就习惯性的转身准备接住它热乎乎的一击,却一不小心搂住了一个男人。 一个头毛乱蓬蓬的,眼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的,菱形嘴里叼着一张字条的男人。 字条上写着:“比起炸鸡,更想吃掉你。——相叶雅纪”。







二宫和也 两年前你发誓要当上杰尼斯的斯大夫而到了日本,现在却只混成了任天堂专卖店的店员,你每天都只能用“不能待在心爱的二宫和也身边,就待在二宫和也心爱的东西身边吧!”之类的话来激励自己。 所以,当二宫和也真的来你的店买东西的时候,你由于惊吓与激动而浑身发抖。 幸亏某宅男事先在网上找好了型号,不用你开口介绍,否则那些羞耻至极的表白肯定脱口而出。 晚上回家,你后悔没有跟他说上话,又怀疑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不忍直视,辗转反侧,凌晨三点才睡着。 因为这个恶性循环,第二天,二宫和也捧着摔坏的游戏机要求保修的时候,你又没有反应过来,没有查明这是否属于保修范围,就接下了游戏机。 自然,你收获了店长“要不把游戏机还给他,要不你自己修”的回答。 不想让他失望,你把游戏机抱回了家。 根据网上的说明,你认真的拆开后盖,却发现了一封显然不是零件的信,收件人处写得是你的名字。信的内容是:“关注了你好久了,你在旁边的时候,我连马里奥都看不进去,打听到了你的姓名,借买东西为由跟你有了接触,却觉得还远远不够,想要和你有更多联系,可以吗。——二宫和也” 你抱着信在床上滚来滚去,又是三点才睡。 次日,迎着店长幸灾乐祸的目光,你把根本就没装好的游戏机交到二宫和也手里。 他离开店以后,店长怜悯的拍了拍你的肩,让你庆幸他没有追究。 可是店长她不知道啊,你虽然失去了好几个给二宫和也好感的机会,但是在游戏机再一次被拆开的时候,你可以收获一个萌帅萌帅的男朋友。 果然,手机立刻震动起来,陌生的号码,熟悉的口气:“黑眼圈很重啊,要好好睡觉,养足精神才配得上我这个good _looking guy嘛!”












松本润

电话响了,来电显示——松本润

如果不是那一次为了帮爸爸宣扬自己县城的文化而穿着布偶装出去,你大概一辈子都不会认识松本润吧。

但是好巧不巧,你就是在这个不好操纵的布偶装里,撞到了松本润,在你惶恐不已的道歉商量赔偿费的时候,两个人莫名其妙的视线相接,莫名其妙的一同大笑起来,然后莫名其妙的成了朋友。

你接了电话,听着那头熟悉的小奶音:“喂,明天的演唱会,一定要来。”

明明是个在心里呼唤着“不来我会很难过”的奶包子,装什么大爷!

你说好的好的,然后默默的挂了电话。

他还没发现你在故意疏远他,就像他还没发现你已经沦陷了。

从最初只是听说有这么个人,到无意中撞上成了朋友,到现在,已爱得发狂。

虽然是好朋友,但是,每次看着他在台上,都觉得他好陌生。

他是大家的松本润啊!他在番组上,在演唱会上的告白,都是说给大家听的,他不可能你一个人的。

无论如何,这都是最后一次任性了吧,明天之后,不要再联系了。

这么想着,你失眠了,第二天睡过了头,等到达演唱会场地,已经来不及买应援周边,只得向旁边的迷妹借了个大野智的团扇。

你的位置并不有利,但是舞台上的人却能将你看得很清楚。借着你昨晚报给他的号码,松本润很快找到了你…和…你手中…大野智的团扇。

润大爷吃醋了。他有一种浓浓的挫败感。

于是在自我介绍的时候,他站在故意调的离你很近的走位上,冲着你的方向嘶吼:“做好幸福的准备了吗?做好开心的准备了吗?”

你大声的应答着,希望他能听见,能理解。

似乎是看见了你努力回应的样子,他笑了笑,接着对着你吼:“保持这个状态,我,最喜欢了!”

根本就意味不明啊!你一边这样在心里吐槽着,一边湿了眼眶。

多希望那是真的,多希望他说喜欢,是真的。

演唱会结束,他在人群中找到你。他就是这么神奇,无论如何,他都能找到你。他把你拉到后台一个不知干什么用的房间,让你坐在一堆杂物上面。

“抬头。”

你默默遵旨,抬头,窗外是一片星光。

“漂亮吗?”你以为他会像偶像剧男主一样说出我偶然发现的,你比星光还美之类的话,可是他没有。

他只是轻轻的环住你的肩膀,陪你看了好久。

最后,缓缓开口的是你:“润君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还没说完,你就被润大爷霸道的圈住:“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吧!对不起!我骗你了!我根本就没把你当好朋友!”

你垂下睫毛,希望别被他看见你很难过:“啊啊润君,不要在意,我知道……”

这次松本润干脆吻住你,在你大脑缺氧根本无法思考的时候,向你的耳朵哈了一口气:“不过,既然,我已经在那么多人面前表白说‘最喜欢’了,可不可以原谅我?”

“啊,等等,再加上之前演唱会的无数次表白,番组里无数次的旁敲侧击……打个八折,做我女朋友吧!”


和五子的小情绪



大野智很喜欢钓鱼,钓的开心的时候就会忘了回家,有一天你不开心的蹭到他的船上,跟着他出了海。于是一整天,他一条鱼也没有收获,但是陪他心爱的你玩了个够。


樱井翔正在准备第二天要用的资料,每次这种时候他都忘了你的存在,这次你在旁边看着看着睡着了,第二天早晨,你在镜子里看见了被画成熊猫脸的自己,和因为熬夜而同样变成熊猫的,你的爱人。


相叶雅纪热爱生态,每次约会都选在动物园植物园之类的地方,然后他就沉醉在了自己的世界里,每次你在一旁都觉得很受冷落。终于有一次,你忍不住向他抱怨,他蹭到你面前,晶晶亮的杏眼望着你,说:“我还以为,你会觉得这样的我很可爱……”然后把一颗毛绒绒的兔子头埋在了你的肩上。


你和二宫和也一起打游戏,每次都是他完虐你,有一次你假装赌气怪他不让着你,转头不理他,半分钟后,某只柴犬拉住你的衣角:“抱歉,我实在太喜欢你挫败后眼泪汪汪的样子了,以后不会了,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……”边说边用汉堡手清零了游戏记录。


最近有演唱会,松本润每天早出晚归去场地勘察指导,有时候也把你带过去,但是你看着认真的那个人,总觉得好寂寞,演唱会结束了,后台,当着所有门把和斯大夫的面,他向你土下座致歉,然后掏出一枚戒指,土下座默默的转为单膝跪地……


我希望来生化作一条鱼,游到你给的饵前,忍受着鱼钩穿过下颚的疼痛,然后幸福的,被你握在手中。——蓝担

下辈子成为一顿饭吧,被你夹起,被你咀嚼,感受着痛与幸福并存的舌吻,最后,被你消化,我们终于变成一体,我终于再也不用离开你——红担

其实,当只狗狗也不错。终生被圈养,终生要服从,但是一朝,我可以在镜头下,被你抱在手中,足矣。——绿担

下辈子作为一张钞票,被无数或脏或干净的手握着,被用于或脏或干净的金钱交易,只为了有那么一刻,被你热切的目光注视着。——黄担

我睁开眼睛,此世我是一只吉祥物,我被玩弄被欣赏,辗转城市的各个角落。有一天 你来了。你好像很喜欢我,你摸摸我的头,我的世界花开了,我存在的意义,就是你吧。——紫担


目光(其2)



这究竟算是什么病,其实樱井翔是知道的。

所以,不是他自己不去治,而是他自己知道,治不好。

没有人能治好可望不可即的相思。


松本润其实知道视线的来源。

太明显了,某人的眼睛太亮,叫他想不发现都不行。

他也想过突然转过头去,看看对方的反应。可是果然还是算了吧,因为——

“sho,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姿态去面对你,”他靠在自己房间的窗户旁边,像是解释给自己:“或者说,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我们。”


下一更开始进入正题,门把也会陆续登场♪(^∇^*),究竟润.松本和翔.樱井又会给我们展现怎样的虐心故事(喂!)呢?嘛嘛,敬请期待~\(≧▽≦)/~啦啦啦


目光

终于下定决心写写我钟爱的sj 啦!果然sj就是要虐!但是结局嘛…… 




樱井翔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看松本润了。

无论是平时一起出去喝酒,还是乐屋里,甚至番组上和con上。

他简直怀疑自己得了一种病,症状是目光随着松本润到处转。

他需要药,他想要治好,因为,无论目光怎样流转,都换不来和对方默契的一个对视。


松本润发现自己越来越敏感了。

番组和con上还可以解释,可是就连平时和门把变装出去喝酒,都感觉得到一道锐利的视线。

他说不清这目光里包含着什么——或许是因为目光的主人也不明白。

挺安定的目光,不讨厌,但也不喜欢,至少,不是狂热的喜欢——就像对这视线的主人一样。


新人,岚饭,多指教!